淘宝直营店 /收藏本站/联系卫美恒/网站地图/会员注册您好,欢迎来到卫美恒官方网站!

全国服务热线400-050-9906

即刻联系,立即免费获取最新优惠信息

关键词搜索:手动轮椅批发电动轮椅批发代步车批发护理床批发轻便轮椅批发折叠轮椅批发

当前位置首页 » 卫美恒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轮语| 亲爱的,好久不见

轮语| 亲爱的,好久不见

返回列表 来源:卫美恒 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轮语| 亲爱的,好久不见扫一扫!
浏览:- 发布日期:2017-05-28 13:37:00【

卫美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来自欧洲比利时,是一家专业的医疗器械生产制造商,六十多年来致力于轮椅、代步车、助行器、护理床及其他家用医疗辅助器械的生产与创新,关爱全世界残障群体的康复和幸福。卫美恒产品的品质与销量在行业中排名欧洲前三强,全球前,以一流的品质、领先的技术、优质的服务和贴心的关怀,使之在全球享有盛誉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卫美恒集团分公司已遍布欧洲(比利时、德国、荷兰、瑞士、法国、意大利、奥地利、波兰、西班牙、捷克)并于2005年在中国建立新的生产基地。但我们不变的原则是“让轮椅满足使用者的需求,而不是使用者来适应轮椅”。

卫美恒001

亲爱的,好久不见

作者:熊虫

卫美恒-kafei

亲爱的,好久不见。城市,仍旧忙碌着,行人,仍旧忙碌着。每个人都面无表情赶着脚下的路,擦身而过,刷白的瞳孔,一片的茫然。我们只是这尘世间的一粒小尘埃,飘零又落下,落下又飘零,那么渺小,那么的不确定。以致被人遗忘,以致彼此遗忘。

感情的每个阶段总会印着不同于其他阶段的印记,当这个印记被某个具体的东西触发时,便会一发不可收拾。而这个具体的东西,有时候是一块记忆碎片,一个电话号码,一部电影,甚至仅仅是一首歌。在这个印记一旦喷薄而出时,还会拖泥带水地负荷一些东西。慢慢膨胀,变得浩浩汤汤,泛滥成灾,直至把你吞没。但大多数时,这种感觉会在迸发时就被现实冲淡,冲回原本的生活轨迹。然后我们继续过着小尘埃的生活,上班,公文包,下班,公车。循环着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生活。

今天,我又来到了我们常去的那家咖啡店,在你离开的一年又三个月后。有个客户约我在那里见面,我知道我会再回到这里的,只是回到的方式不是我所想象。我总是想象我们在这里的门口偶遇,或许说重逢。我只能想象,就好像我总是想象你从未离开的样子。

客户笑着说,这家店他最近经常来,总觉得在这里谈事情很舒服。我没有说,其实我以前也经常来。坐下后,我又重新看了看这里,这个满是记忆的地方。舒软的苏格兰格子沙发,腿脚有些掉漆的红木桌,头顶的吊灯仍旧泛着慵懒的黄光,只是墙上添加了几幅新画。诺拉·琼斯仍然低声地唱着《Sunrise》。一切好像都没变,一切好像又都变了。在跟客户谈完事后,我留了下来。我不确定什么时候会再来。慢慢的琼斯的歌已经唱到了《Moonsong》,这是我们都喜欢的一首歌。

就像是一个仪式,那天你打电话跟我说我们见一面吧,于是我们来到这里。那次见面好像是那样的必须又好像是那样的无谓。我们不再留意店里放的是什么歌,我甚至模糊了你的脸庞,只记得你的手,一直搅拌咖啡的手。我们静静地坐着,我知道我们都很疲惫了。当一段感情使两个人都疲惫的时候,就离结束不远了。谁都明白这样的见面,剩下的只有道别。我们在门口说再见,我说,拥抱一下吧。你紧紧地抱了我一下,然后轻轻地松开了双臂。

人总是矛盾着,心爱的东西完整地放在手上时,不懂得珍惜。当失去时,才明白它有多么得重要。

分开以后,关于你所有的记忆,我都小心翼翼地锁好。不常翻阅,不敢翻阅。记忆太浓烈的地方,我也没再去过,常常一起走的道路,我一个走着。上班时常去的咖啡店,我索性绕道而行。只是每当我仰望星空的时候,总会想起你。想起你教我识别星座时,月光照亮的脸庞。你教我的星座其实我已不知道怎么识别了,只是记得北斗七星。因为你说过,如果彼此在路上走失了,只要顺着北斗七星的方向,就可以找到彼此。可是每当我凝望星空,凝望北斗七星时,仍旧看不清属于你的方向。而此时你是否也正仰望星空,寻找我的方向?又或者把谁抱在怀里,浅吟低唱呢?其实我明白,我们就像电影《千与千寻》里那辆在水上一直前行的列车。只是中途有人会下车,有人会上车。

一处别离,相拥,脉脉情微逗,肠断月明红豆蔻,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是离开的时候了,我起身,却发现你站在我的面前,对我微笑着。虽然总是想象着跟你再见的情景,可是当你真正又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却是如此地平静。连我自己也在怀疑这样的平静是否真实,但是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刻,你坐在我的面前。

好久不见,你开口寒暄。

好久不见,我也开口回应着。

你点了你偏爱的曼巴咖啡,也帮我点了我常喝的蓝山咖啡。我们像老朋友聊着自己的工作,我们像老朋友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我们像老朋友谈到了以前。可是我们却又突然地沉默。你说,你以前吻我总是吻得很用力,我尴尬地笑笑。你继续搅动桌上的咖啡,我仍旧注视着你的手,只是突然发觉了你无名指上的戒指。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谁都明白这样的偶遇,剩下的也只有道别。还是在门口,你说,拥抱一下吧。我紧紧地抱了你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松开我的双臂。那一刻我闻不到熟悉的气味,原本你身上只属于我的味道。突然我明白,那个我以为一直深爱的人,已经在分手的那天,消失不见了。

你走了,我还在原地,看了看咖啡店名“好久不见”。

- THE END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了 上一篇:轮语|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