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直营店 /收藏本站/联系卫美恒/网站地图/会员注册您好,欢迎来到卫美恒官方网站!

全国服务热线400-050-9906

即刻联系,立即免费获取最新优惠信息

关键词搜索:手动轮椅批发电动轮椅批发代步车批发护理床批发轻便轮椅批发折叠轮椅批发

当前位置首页 » 卫美恒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轮语|鸟人

轮语|鸟人

返回列表 来源:卫美恒 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轮语|鸟人扫一扫!
浏览:- 发布日期:2017-05-27 09:37:00【

卫美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来自欧洲比利时,是一家专业的医疗器械生产制造商,六十多年来致力于轮椅、代步车、助行器、护理床及其他家用医疗辅助器械的生产与创新,关爱全世界残障群体的康复和幸福。卫美恒产品的品质与销量在行业中排名欧洲前三强,全球前,以一流的品质、领先的技术、优质的服务和贴心的关怀,使之在全球享有盛誉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卫美恒集团分公司已遍布欧洲(比利时、德国、荷兰、瑞士、法国、意大利、奥地利、波兰、西班牙、捷克)并于2005年在中国建立新的生产基地。但我们不变的原则是“让轮椅满足使用者的需求,而不是使用者来适应轮椅”。

 卫美恒火车云彩

鸟人

作者:Mr.麦

从前有只鸟,生下来就有双大而无用的脚,翅膀却很小。它一生只能飞一次,那就是它离开悬崖上的鸟巢的时候……

多年以前的忘川被铁路分割地七零八落,低矮的棚户散落其间。那是一个被人遗忘并抛弃的城市。那时我是个有着强烈职业自豪感的司机,在城里没有一个警察敢堵我的车,因为我开的是辆烧煤的火车。那一年我二十一岁。

我的车头编号是727,听起来象是一架波音飞机。我也想把它开得飞起来,但其实它一直走得很慢,特别是在过道口的时候。如果看到奔驰或林肯,我就在道口多停一会,他们按喇叭,我就拉汽笛。他们不出声,我才把车开走。无论如何,汽车不应该和一辆火车发脾气。

军军家的书铺就在一个道口的附近。值夜班的时候,我就到她那里去租武侠书看。每次去她都放着很大声的音乐,让人兴奋、很带劲的那种,说话用喊才听得到。有一次她的录音机坏了,我帮她修好了。就这样认识了她。那一年她十九岁。

她梳着马尾,整齐的流海儿,白皙的瓜子脸上双眼皮的大眼睛,黑眼仁儿很大,一说话就爱笑,一笑还有双又大又深的酒窝。她跟我说她不是本地人,正在准备再一次考学。没事也爱看武侠书,最喜欢古龙笔下的浪子,特别是李寻欢和他的飞刀。我和她说我喜欢金庸的射雕。

因为那部电视剧曾经救了我一家的命。那年我和弟为了等着看射雕,很晚都没睡,后来弟去喝水,晕倒在地上,这才发现屋里有煤烟,全家没有被熏死,躲过了一劫。她听我说这些的时候,眼睛瞪得很大。

我记得有个很天才的女人说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当时就是这种感觉,我们总是很谈得来,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她也总是在笑。后来我就把她带上了车,教她开火车,她胆子很大,人也聪明,很快就学会了。戴着我的帽子和墨镜,坐在驾驶的位置上,说不出的帅气和神气。在道口堵人家车的时候,每次都乐得不行。最喜欢看见熟人的时候,突然地拉汽笛吓人一跳,然后摘下眼镜,一脸的得意。

后来我把几个小拇指粗细的钢筋放在了铁轨上,开车轧扁后,拿到沙轮房细细地打磨出刀形刃口,弄了些红布条系在了刀把后,在书铺送给了她。当时音乐声很大,她问我那是什么,我喊道:小李他妈的飞刀!她听了后就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乐,眼泪都流了出来。我拉她出了书铺,把刀一一射在了树上,她立刻就喜欢得不得了,胳臂甩疼了才算罢休。

当我们驾车穿梭在夜晚城市的灯光里,我觉得727已经飞了起来,它真的是一架飞机了。我离她最近的时候,可以闻得到她的发香,很多次心跳得很厉害。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一天夜班我送她到了书铺门口。她停下来跟我说明天就要回到那个城市准备考试,这一段时间就不能见面了。我虽舍不得却也无奈,说了些鼓励的话。最后她问我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我想了想一笑说没了。她让我等她一下,到书铺里拿出了一套《射雕英雄传》送给了我。她说那些飞刀她带走了。希望这书还会带给我好运气。我要明天去送她,她说不必,不喜欢送别的感觉。我目送她进了书铺,我们就此道别。

我回到了车上,觉得727飞得很慢,那一夜是如此的漫长。翻看那些书时,她留给我的呼机号码飘落下来。

她走后不久我就离开了727,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一次在屋顶看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决斗的时候睡着了,掉下来摔伤了督脉,双腿再不能走路了。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各地找寻着白衣门的高手。想起她时,看看自己的惨状,没有勇气去打那个电话。也许一切还算不上是开始,也无所谓结束。更怕见她后会有把飞刀把我射穿。

当我再也找不到高手能为我开刀,我扔掉了所有的金创药。回到了一个新的住处,没人会知道我在哪里了。

有些事想起来,酒会越喝越暖,有些事想起来,会越喝越冷。1995年中秋前,那个很天才的女人死在了美国的一个寓所里,身边很久都没有一个人。我想知道她在最后的一刻看到了什么。

当我不能再拥有的时候,只能选择忘记。当我想知道是不是已经忘记的时候,却发现记得更清楚。我终于明白,最可怕的不是飞刀把我射穿,而是没有飞刀的日子。

有些话说了并不会一生一世,但没说却真的会后悔一生一世。很多次望着忘川山的时候,我都会想曾经有个女人在那里等过我。我等着那些飞刀重出江湖的日子。

那只鸟最后还是离开了巢,明知会摔死,但想飞的念头它始终忘不掉。

当我最后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想看到有一片片的云在我眼前飞快地掠过。

- THE END -